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广丰 > 图说广丰 > 名优特产 > 

高品质黑滑石,储量居世界之首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7-16 16:21:44

广丰是赣东北的山区县城,因为山多地少,这里的人们自古就盼望广种广收,因此得名广丰。随着国家工业化进程的突飞猛进,从来就靠打粮谋生的广丰人,发现脚下的一座座大山居然是聚宝盆。这里储藏着多达10亿吨的黑滑石,按市价挖出原矿卖,就价值几百亿元。

大约始于20年前,握惯锄把的广丰人展开了靠山吃山的创业运动,并初步形成矿石开采、煅烧研磨、市场销售、仓储物流的产业化基础。但是,乱采滥挖的开发方式,使这条产业链十分脆弱,每个环节都处于工业化的原始状态,黑滑石的市场附加值很低,无法培植具有品牌影响力的企业,也无法为广丰带来“点石成金”的经济规模和应有的经济效益。20世纪90年代末期,广丰县政府为打造“黑滑石之都”推出“新政”——通过招拍挂,竞价出售独家采矿权,整肃了乱采滥挖的乱像,大幅增加了政府的财政税收,稳定并逐步提高了黑滑石的市场价格。这种“新政”,当时在全国都是超前的。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直到今天近10亿吨宝贵的黑滑石资源还是国有资产,为引进大型企业集团集约化开采埋下了精彩的伏笔。当然,这10亿吨财宝还沉睡在山中,谁来唤醒它,就靠招拍挂吗?

元旦前几天,本社受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执行理事长张湛邀请,会同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国家主流媒体,赴南昌、上饶、广丰,召开黑滑石发展战略访谈会。其间,本刊记者又先后与江西省政府参事李建德、上饶市发改委副主任江普来、广丰县委书记倪美堂、广丰县长周遐光、广丰方正非矿公司董事长梅端杰、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公司董事长胡勤,对话交流关于打造“黑滑石之都”的构想与对策。

招拍挂,财富增值的法宝

广丰黑滑石的开采权招拍挂,始于时任县长的汪德和(后任新余市委书记,因成功打造光伏产业基地而名扬四方),当时全国许多非金属矿产地都在大片大片地出售矿权。汪德和制定的招拍挂原则是:矿产封存,划片拍卖,全国招商,按吨定价,独家经营;采矿年限为5年,竞标前提是逐步向深加工、精加工产业延伸。这种采矿“新政”一直延续至今,广丰尝到了甜头……

招拍挂,黑滑石身价飚涨,政府得了大实惠。首先,开采权的竞价拍卖,使每吨原矿的价格由国家评估的1.4~1.9元,暴涨到34元,财政收入颇丰;每年包税收入从100多万元涨到500多万元,2009年突破1000万元。同时,独家经营的优势,使企业掌控了市场定价权,每吨矿石的售价从十几元涨到几十元,企业投资回报有了保障;顺势而为,企业为了增强下一轮竞标的实力,全力以赴开发市场,招商引资发展深加工产业,努力提高吨矿石的附加值。

招拍挂,解决了千家万户挤在产业链源头乱采滥挖的大难题,逐步形成了矿石开采、煅烧研磨、市场销售、仓储物流的产业分工,原来大家都靠挖石卖石在竞相压价中挣点儿蝇头小利,现在则分布在各个环节获得稳定并逐步提升的利益。可以想见,当有大规模资金投到广丰,打造国际级黑滑石产业基地,这里的人们一定会从强健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获得更多的回报。

招拍挂,加快了政府依法行政,企业依法经营,百姓依法致富的进程。谁开采,开采多少,交多少税,哪一级长官意志都不好使了,而是通过竞价拍卖,都化转为“阳光下的交易”。企业一旦获得开采权,谁再偷采乱挖就要受罚甚至坐牢,各级政府也必须严守与企业签订的中标合同,而中标企业也必须按合同依法经营足额纳税。

这些事实证明,招拍挂的确是广丰黑滑石财富增值的法宝,但是,事物总有两面性。从广丰的实践分析,几轮招拍挂的中标企业都是民营中小企业,历经十几年也没有形成像样的深加工产业规模。广丰人不辞劳苦地四出招商引资(倪美堂、周遐光、梅端杰政企合力,每年出差合计10余次),大型中央企业和跨国集团还是从不涉足广丰黑滑石的开采和经营。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跨越点石成金的鸿沟

我们首先做一种假设。假设有一家拥有几百亿资产的大集团,要投资规划中的广丰黑滑石产业基地,如果不能掌控一定量的原矿资源,敢不敢投资形成大规模的深加工产能?假如参与原矿资源竞标,几十元钱一吨的中标价,莫说几亿吨,就是拍下几千万吨,其形成的高成本如何消化?黑滑石与白滑石不同,还远没有培育起成熟的市场和稳定并稳步增长的客户群,下游产品研发技术和产业培育的投入远远高于采矿成本,投入产出如何锁定风险?广丰的交通条件、人文环境、市场环境等等因素,又会消耗掉多少不可预见的成本投入?这一系列问题,犹如一道道鸿沟,横在广丰和大型企业集团的中间。这就是广丰人招商引资疲于奔命却总是劳而无功的原因吧。

审视广丰遇到的这道难题,仿佛一道复杂的方程式,必须捋清总体思路,才能找到破解的方法。

既然要打造黑滑石产业基地,问题还要回到黑滑石。这是一种稀有矿种,因含碳量高,表面呈黑色,就像煤炭。经过煅烧会神奇地变白,白度可达95%,是许多深加工制品难得的优质原料。比如,用它替代高岭土烧制瓷器,或制成纳米级人造石材,都会收到物美价廉的奇效,其市场前景是非常诱人的。但由于开采量和应用量很低,开发市场还要解决成堆的难题,还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现行的原矿资源招拍挂方式,形成了企业在短期内难以消化的高成本,再加上中标企业获得的原矿资源量和开采年限都极为有限,无法吸引大资金进入,也基本不可能形成可观的深加工产业规模。就好比一个小小的湖泊,是无法引进航母舰队的。可以据此推论,高成本的开采费用,捆住了企业获得大量原矿资源的手脚;短期的开采年限,消减了企业大量投入长期打算的投资冲动。因此,解决这道难题的关键就在于企业可获得的“原矿资源量与获得方式”和“运营期限”。

最近,国务院下发了文件,鼓励大型企业集团进入非金属矿领域,实现非矿资源的集约化开采利用。这是非金属矿领域的“新政”,实施“新政”,必然要调整和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广丰可顺势而为。

广丰的难题怎么解?通过与各方的对话交流,我们不妨提出这样的构想——通过适度竞争,将数亿吨黑滑石原矿资源再配置长期的经营年限,转化为大型企业的独家开发经营权;通过大企业的融资渠道,将原矿资产转化为产业资本,投入到产业园区建设、完整的产业链所需企业资源整合、下游产品开发、国内外市场网络布局等领域,实现原矿资源向产业集群的蜕变;与此同时,大型企业通过购并重组的方式,完成对当地企业资源和市场资源的整合,借助已经形成的产业基础,全面优化产业链各个环节的运行能力和运行质量,把广丰打造成稳固的黑滑石产业链源头,并以此为起点,形成不断延伸遍及全球的价值链。

虽然这只是一种构想,一种在现行政策层面还难以操作的构想。但是,这好比一张蓝图,一张可跨越投资鸿沟点石成金的路线设计图。循着这条路线采取试点的方式积极探索,就可以期待,国家实行的非金属矿开发“新政”,会为这个构想所描绘的愿景带来无限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