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广丰 > 广丰人物 > 

张劲涛:遨游在科学的海洋里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7-16 10:06:40

2002年,曾经连续空缺三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终于名花有主,广大科学工作者喜出望外,欢呼雀跃。而更令80万丰溪儿女倍感骄傲的是,在此次获奖的5个人员中,赫然排在第三位的,就是一位年轻的广丰人——张劲涛!

那么,张劲涛参与的获奖项目在科学界究竟具有什么样的分量与意义?下面,就让我们先点击浏览一下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相关网页。
2002年,根据《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的规定,国家科学技术奖励评审委员会进行严格评审,结果由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审议,科技部审核,经国务院批准,本年度惟一的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授予项目主要完成人蒋锡夔、计国桢、张劲涛、范伟强和史济良5人,项目名称为“物理有机化学前沿领域两个重要方面——有机分子簇集和自由基化学的研究”。
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因为曾经连续空缺而备受瞩目。从1991年至2002年的13年中,总共只有3个项目获此殊荣。而在2002年度评奖之前,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已连续空缺3届。
国家自然科学奖的前身为1955年国务院设立的“中国科学院奖金”。以前是每两年评选一次,1999年《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条例》颁布之后,改为每年评审一次。这一奖项以其科学性、公正性和权威性在我国科学界具有崇高的地位,反映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的最高水平。在评审中,评委们始终坚持国际标准评审,宁缺毋滥,以至出现一等奖多次空缺的现象。以往的一等奖获奖者包括李四光、陈景润、唐敖庆、王淦昌、梁思成等大师级科学家。
由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蒋锡夔院士、计国桢研究员、张劲涛博士等人共同完成的项目——“物理有机化学前沿领域两个重要方面——有机分子簇集和自由基化学的研究”,一举夺得2002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顿使人们喜出望外。专家们的评审意见是:该项研究具有重要的原始创新性及科学意义,对物理有机化学和相关学科有重要的推动意义,成果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重视,属国际领先水平。参与评议的香港及国际同行认为,这项研究在国际上得奖都没问题。
据统计,到2001年底,该课题组共发表论文120篇,其中相当部分发表于国际著名刊物,被国内外引用800多次。蒋锡夔院士本人被邀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演讲100多次,并两次在化学界最权威的美国《化学研究评论》发表研究进展报告,备受同行瞩目。
采访的时候,张劲涛深有感触地对我们谈了一些他从事科研工作的体会。他说,科研尤其是基础科学的研究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据国家科技奖励办公室统计,基础科学研究的一大特点就是周期长,以往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的项目平均研究周期为14年。而2002年度获一等奖的项目做了20年的工作。这就需要科学工作者始终保持着饱满的科学热情与持之以恒的治学精神,正如蒋锡夔院士所说的:“不是为了得奖,也不是为了写论文,只为了科学家的好奇心。”
在蒋锡夔院士身边工作的学生当中,张劲涛是时间最长的一个,从1987年进实验室起,一直做到1994年。在这整整7年的时间里,包括节假日在内,张劲涛几乎每天都是从早上八九点钟开始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多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心无旁骛地在实验室里做着枯燥乏味的数据采集工作。在张劲涛参与的这个获奖项目中,前后共有54人参加过项目的工作,但有一段时间,除研究生外只有一名研究人员留在蒋院士身边工作,其他人都出国学习或工作去了。这名研究人员就是张劲涛。
但是,科研工作永远是在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很多工作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结果,也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十年以后,也可能穷其一生之精力也出不了结果。因此,作为科研工作者,除了热情与持之以恒外,更需要有无私的奉献精神甚至献身精神,要耐得住一个科学拓荒者的寂寞与清贫。在蒋锡夔院士身边工作的时候,张劲涛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区区的一、二百元,平时更无暇外出体验享受现代生活的多彩与奢华,但他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薪酬的微薄与生活的清淡。张劲涛说:“那时的工作不是为了工资,更重要的是在导师的指导下,我们逐渐培养起探索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导师教导我们,不管做任何工作,只有努力才有结果,不努力哪怕再聪明也拿不到最好的成绩。”
正是凭着这些宝贵的科研精神——热情、奉献、勤奋、严谨、知难而进、持之以恒,凭着对科学如修道士般的虔诚与执著,才最终让张劲涛与他的导师、同伴们一起,捧回了曾经空缺三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大红获奖证书。

张劲涛良好的科研习惯、严谨的科学态度、不畏艰难的拼搏精神,是与他从小受过的良好教育分不开的。
张劲涛出身书香门第,父亲一辈子都在从事教育事业,母亲也当过代课教师(后来,张劲涛本人及其妻子、哥哥、嫂子、妹妹也都成了教育工作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教师世家)。1970年,年仅5岁的张劲涛就背起小书包,进入当时的永丰三小(现在的教师进修学校处)春季班读书,1976年进入永丰中学读书。由于国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所以张劲涛在小学、初中阶段基本上没读什么书。小学时期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小伙伴们的玩耍与一些课外活动中度过。在永丰中学,初一、初二阶段也没读什么书,大部分时间都在搞勤工俭学。学校的各个班级都分别分配了勤工俭学任务,有的养猪、有的养鸡、有的养兔子……张劲涛当时所在的初一(7)班是负责养猪的,每个学生每个月要上交15公斤猪菜。后来,县里组织修垦广丰中学后面的花果山, 张劲涛又与同学们一起在花果山上劳动了2个月。而在平时,在县医药公司工作的母亲常常会从公司带回一些制药原材料进行粗加工(比如把制作咳嗽糖浆的枇杷叶子反面的毛刷掉再洗干净),赚一些零用钱(相当于现在的家庭来料加工),因此张劲涛在放学回家后,常常还要与家人一起干一些加工活儿。
对张劲涛的这些求学经历,也许你会感到深深的遗憾——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张劲涛一定能够更早成才,能够成就更大的事业。诚然,“文化大革命”确实对国家的教育带来了重大灾难,严重影响了一代中华儿女的健康成长。但是,任何一个善于驾驭命运的人,从来不会一味地沉湎于对命运的埋怨与哀叹之中,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将命运之中的不利因素化为有利因素,永远充满对命运的感恩之情。因此,张劲涛不但没有对少年儿童时期的求学经历有丝毫的埋怨,而始终认为自己之所以能拥有良好的工作习惯与健康的竞争心态,都源自于小时候的这些经历。在他的脑海中,孩提时代的这些记忆是那么的令人难以忘怀,对自己的健康成长有着多么重要的积极影响。张劲涛说,小学时期因为没有现在这样繁重的课业负担,所以让他有了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有了一段与玩伴、与社会、与大自然融洽相处的纯真时光;初中时期在学校、在家里的勤工俭学、义务劳动,不但让他原本比较孱弱的身体变得灵动而健康,而且极大地提高了他的团结协作能力、动手操作能力、判断分析能力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能力,正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所必不可少的。因此,不管是在大学、科研所还是在由他担任副总裁的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实验室里,张劲涛一直保持着亲自动手的好习惯。就是在美国芝加哥家里前庭后院的草坪,张劲涛也总是坚持亲自动手除草,从不请除草工人。

在中国科学院有机化学研究所与蒋锡夔院士一起完成“物理有机化学前沿领域两个重要方面——有机分子簇集和自由基化学的研究”这个科研项目之后,张劲涛即远涉重洋,赴美国芝加哥大学化学系做了一年半的博士后,然后到芝加哥医院担任了两年半时间的研究助理和讲师。2000年,张劲涛到芝加哥的一家医药研究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200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谋了一份工作,两年后即升任该公司组合化学部的部门主任,成为这家公司的科研骨干。
制药是美国一个经久不衰的行业,全球新药研制的主流在美国。他们拥有众多成熟的研发公司,具有齐全的研发功能,可以从生物学的基础开始研究,一直做到临床,最后再进入市场。在美国的几年时间里,张劲涛亲眼目睹了美国制药行业尤其是新药研究方面的蓬勃生机。而反观国内,虽然中国医药源远流长,历史悠久,但中国的制药却只占全球的5%,更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开展完整的新药探新研究。因此,张劲涛虽然在美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并拥有良好的工作环境与优越的生活条件,但身为一个中国人,张劲涛心中始终没有忘记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时刻关注着祖国的发展,关注着祖国医药行业的发展。为了把在美国积淀的一整套关于新药研发的知识、流程、技术带回祖国,引领国内对探新药的探新研究,进一步推动祖国制药行业的发展,2004年,张劲涛与同样来自祖国的陈春林博士(专门做动物学实验)、毛晨博士(专门做生物学实验)一起,投资近亿元人民币,在上海浦东张江高新技术园区成立了一家专攻新药研发的生物高科技企业——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有限公司。
美迪西公司成立之初的各项工作是很艰难的,资金的筹措、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研发操作流程的规范……但这些都没能难住以张劲涛为中心的一批年轻人。通过几年的运作,目前美迪西公司已经培养了一批属于自己的高素质的人才队伍,无论是研发设备还是操作流程均达到了国际一流标准。也就是说,凡是在美国能做的研发工作,在中国的上海美迪西公司同样能够做得很出色。
其实,对于美迪西公司来说,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市场。因为美迪西公司虽然是一个研发机构,但更是一个企业。是企业,就必须有市场,有市场才能产生经济效益。而许多国外制药公司的老板对中国并不是很了解。在他们的头脑里,中国依然还是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贫穷落后,在这样的国家里,能够开展世界一流的新药研发工作吗?为此,张劲涛与他的合作伙伴们一起,向全球各国的制药公司老板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公司的接待工作主要由张劲涛负责。每次国外来宾的接待,张劲涛都努力做得尽善尽美。这不是简单的让外宾吃好玩好,更重要的是让外宾了解上海,了解中国。外宾到中国来,往往不会只参观美迪西公司的实验室,他们更注重一个企业所处的大环境——市容市貌、市民素质、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益事业等,因为一个国家的整体管理水平也反映着一个企业的管理水平,而一个企业只有处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才能得到良好的发展。因此,外宾在参观的过程中,有时会盯着一座新楼房外墙上一道在中国人看来并不显眼的裂缝说:“这座楼房的质量实在不敢恭维,我们国家即使50年以上的楼房都不会有裂缝。”国外对管理要求的严格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经过张劲涛他们不遗余力的宣传介绍,绝大多数的外国朋友对中国都建立起了良好的印象,感到中国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国家,上海是一个正与国际快速接轨的大都市,物流、通讯、交通、信息、科研材料供应等支撑性的国家基础工程均堪与发达国家相媲美,从而使越来越多的国外制药企业、生物高科技企业越来越有兴趣到中国来做新药的探新科研,美迪西公司从成立之初的门可罗雀到现在每年接待170多批次的国外来宾,然后通过这些国外朋友回国后的大力宣传,又进一步扩大了美迪西公司的国际影响力,美国《华尔街报道》、美国化学学会的专业会刊等媒体对美迪西公司进行了多次专门采访。而在美迪西公司的引领下,目前全球十大制药公司中的四大制药公司在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建立了研发基地。
采访结束时,张劲涛又饱含深情地对我们这一行家乡人说:“之所以把公司办在上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上海离广丰比较近,乘动车组列车回广丰只要4个多小时,自己驾车回家也只要5个多小时,回家比较方便。”拳拳赤子之心溢于言表。多年来,大半时间在美国的张劲涛,只要在国内,就会尽量抽时间回家看看,陪年迈的父母聊聊家常,或者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张劲涛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尽最大努力报效家乡,条件成熟的话,一定要在家乡广丰创办一个新药研发分部,或者把美迪西公司的研发成果转让给广丰的制药企业,让广丰的制药企业更好更快地发展。
最后,张劲涛在签名册上深情地写道:“愿家乡的明天更加美好。”